【我的聾孩兒】美女教師一口流利廣東話 原來係童年噩夢

Apple Daily - 7 July 2017

有人相信,手語是聾童不可缺少的語言;但亦有人相信,口語才令他們真正融入社會。為了表現得像個「正常人」,一班聾童付出了整個童年,「我記得由早到晚都練習,要說準﹝發音﹞才可以開電視。」天生深度聽障的劉曉彤Toby經歷過口語和手語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的聾孩兒】四歲開腦 聾校拒收被逼聽書 媽媽論盡育兒荒謬事

Apple Daily - 5 November 2017

生為聾人,童年的光陰註定比一般人少:一出世要接受聽力檢查、配帶助聽器、一次又一次的開腦手術、言語治療……或許你會有一絲幸運,可以恢復部分聽力,過著普通小朋友的童年;否則,你註定要拼命學讀唇和「聽書」,在融合教育下掙扎求存。「是否聾人就要低學歷?是否聾人就不可以得到平等的待遇?究竟我們這班家長可以做甚麼?」三位聾人媽媽問。...


【周末動人】創社企 編字典 愚公為聽障童移山

Apple Daily - 5 August 2017

花了10年時間,聘用聾人研究助理,只為出版首本《香港手語詞典》;又花了另外11年時間,由小學到中學,追蹤聾童在手語雙語教育下的學習進度。她是亞洲推展共融教育的先驅,新近成立社企「語橋社資」,將手語拓展至社區,甚至健聽學童。「唔走出象牙塔,永遠唔會有改變」。愚公移山,花了20年,中大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教授鄧慧蘭,半生無離開過大學堂,這個語言學專家,偏偏對「無聲世界」最上心:「手語研究成功與否,不在乎出版論文多寡,而是有否在社會上改變聾人的命運。」...


走過追著老師看口形的日子 學懂欣賞自已 聽障女生游出聾人奧運

HK01 - 7 July 2017

記得兒時對於不想聽的說話,就如「馬騮掩耳emoji」般蓋住耳,選擇什麼都聽不見,然而有人是不能選擇地聽不見,有被設定為「靜音」;有些耳內細胞會在奏不明樂曲,不斷聽到「沙沙」聲 。14歲的紀尤屬前者,雙耳先天失聰,直到兩歲佩戴助聽器前,她是完全不能聽見。...


衝破恐懼成游泳選手 聾女代表香港出戰聽障奧運

Apple Daily - 6 July 2017

十多歲的少年能夠正視弱點,衝破自身的恐懼,成為更好的自己,即使幾十歲的成年人,亦未必達到這種改變。紀尤自出世已有聽障,現時已完全失聰,14年來都被歧視。問到她聽過最難聽的說話,她卻答「冇最難聽,因為句句都好難聽」,聽來令人心痛,代表本港出戰泳賽的她,卻想把經歷轉化為力量,向其他失聰人士播種,冀成為全港罕見的手語游泳教練,填補社會對失聰人士的忽略。


當年以唇讀學習障礙多 手語助教輔聾生聽課﹕免嘗我的挫敗

Ming Pao - 20 June 2017

「聽得到,不代表聽得明」,是很多深度聽障學童於融合教育的困局,裝上人工耳蝸不代表能如常聽書。有聾人不想下一代面對靠讀唇學習的挫敗,成為手語雙語共融教學教師,輔助聾童以手語學習;惟有關計劃沒有經常性資助,有中四聾童兩年後會成為計劃下首屆中學畢業生,但不希望師弟妹因計劃不能延續而受影響,今天到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發言,為聾童爭權益。


人工耳蝸聽不清 仍要靠手語

Ming Pao - 20 June 2017

於主流中學就讀中四的聾生黎珈佑,2歲時才被發現有深度聽障,3歲多做了人工耳蝸手術。他打着手語表達,手術後只是「有聲音和沒有聲音的分別」,所以手語便成為他的第一語言,他慶幸自己能接觸手語雙語學習共融班,除了幫助他學習外,更重要是能擴闊圈子,結識到健聽朋友。


人工耳蝸易混淆聲調礙學習

Apple Daily - 20 June 2017

政府拒推動手語教學,聽障學童僅靠戴助聽器和讀唇學習。全港現僅得一間中學試行雙語(手語及口語)計劃,聘請手語老師輔助聽障學童上課。有言語治療師指,聽障人士即使安裝了人工耳蝸亦未必聽得清人聲,或影響學習質素。


手語加口語 失聰女教師助同路人

Apple Daily - 20 June 2017


手語學習 學習手語

am730 - 27 April 2017

何謂共融?老師經常都教,不要歧視別人不同的膚色,不要嘲笑人家智力有問題,不要欺負某人少了一隻腳。講很容易,但當你目睹一班小學生可以掛著笑容與聾人同學一同學習,稱兄道弟,有講有笑,健聽與聾人學生一同用手語溝通,你就會明白最有效讓小孩子學習共融,便是與身體有缺憾的小朋友一同成長。


以手表我心

am730 - 20 April 2017

「大家好,我是譚啟聰,一位深度聽障的聾人學生,現時在一間有手語支援的主流小學讀四年級。」上個月10歲的聽障男孩譚啟聰到立法會,以他鏗鏘有力的手語在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會議上,發表他對政府和社會對聾人支援的問題,令全香港人看到,聾人也有能力參與社會討論,也可以對社會有所貢獻。


用心才能聽見的聲音

Radical HK - 14 April 2017

「大家好,我叫譚啟聰,其實我是一位深度聽障的聾生,現在在一間有手語支援的主流小學讀四年班。」這是啟聰在3月20日立法會立法會的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會議發言的第一句說話。這是啟聰第一次到立法會,相比走到學校台上做手語翻譯的工作,真是小巫見大巫。當他在立法會的直播畫面中看見自己的樣子,感覺甚是微妙。在會議中發言時間時表現的自信滿滿,但年紀輕輕的他難免也會緊張。


普及手語教學 讓聾生聽得見

U-beat Magazine - 26 March 2017

聾人從無聲世界走入主流社會,一直困難重重。政府推行融合教育,以協助聽障學生(下稱聾生)融入以口語溝通的主流社會。但聾生要學懂讀唇和表情,才能了解口語內容,難度甚高。部分聾生唯有放棄入讀主流學校,走到聾校叩門,冀以手語溝通,方便學習。誰料聾校課堂上竟也禁用手語,使他們的學習受阻。聾生進退無門之際,有人提出一個雙語計劃,盼為他們打開進入主流社會的大門。


《手語隨想曲 5》 教育

RTHK - 26 March 2017

Mandy(鄧凱雯)自出生以來已有深度聽障,成長於健聽家庭的她,每憶起童年往事内容總離不開重覆又重覆地學習發音。雖然經過多年操練後她說話流暢,但成長的經歷令她知道自己確實與別人不同。直至Mandy認識了一些聾人朋及後學習手語,才真正找回自己的身份與角色。現在Mandy還以手語老師的身份在主流學校內任教,以生命影響生命。


聽障健全共融棒球隊 無聲揮出快樂全壘打

HK01 - 4 December 2016

棒球的熱血,有時候,無聲勝有聲。坐落馬頭圍的聖母院書院,學生們下課後換上棒球裝束,快樂地你追我逐。誰想到,那是聽障與健全共融的球隊?如此的球場,寧靜卻不寂寞。聽障人士專注訓練,健全學生勤學手語,這套「聖母院書院」專屬的語言,無聲無息中,把棒球的意義提升了。


Raising Sign Bilingual Children

CUHK Newsletter No. 487 - 22 November 2016

Sign language was developed to cater to the communicative needs of deaf people. Surprisingly, among the 150,000 deaf and hard-of-hearing individuals in Hong Kong, fewer than 4,000 of them are competent in signing. It is due to a common misconception that learning sign language will impede oral language development. For fear of making it harder for the group to live a normal life, deaf education in Hong Kong had avoided sign language like the plague. It was not until 2006, when Prof. Gladys Tang of CUHK’s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and Modern Languages rolled out the Sign Bilingualism and Co-enrolment in Deaf Education Programme (SLCO Programme), that such myth began to fall apart.


手語翻譯員伴讀 聾人大學畢業 讀特殊教育實踐共融理想

Ming Pao - 17 November 2016

苦讀3年,全港首批透過手語學習的聾人大學生之一Joyce(潘頌詩)畢業了。10年的教學助理生涯令她深切體會,融合教育下師生互不了解,為雙方添了許多痛苦,她遂於3年前報讀教育大學學位,如今終可實踐共融教學夢。


小學手口雙語教學 聾童健聽生相扶持

Ming Pao - 17 November 2016

聾人學生讀唇會有困難,因此不少聾人學生都希望接受手語教學。中文大學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於2006年展開「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與不同中小學合作,讓聾童及健聽兒童在同一校舍下,在口語及手語並用的雙語教學模式中共同學習成長。


教大「聾老師」畢業 冀入主流校執教鞭

Sing Tao Daily - 17 November 2017

香港提倡融合教育多年,進入主流學校接受教育的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不在少數,但聾人老師能進入主流學校教書還是相當罕見。今年教育大學教育榮譽學士(特殊教育)畢業的潘頌詩,是香港首批只以手語溝通的聾人大學生,獲得教師資格後,她希望有機會以正式老師身分教學,幫助SEN學生克服學習困難,進一步推動融合教育。


【手語。權 II】 聾人家長 學好說女兒的語言

Ming Pao Weekly - 22 July 2016

紀尤媽媽陳麥少芬(Pat)是少數願意為聾人子女學手語的家長。她不反對女兒紀尤打手語,更難得的是,她、丈夫和細女都一起學手語。紀尤會讀唇,但有時會讀錯,媽媽會打手語,但有時詞不達意。兩母女活在有聲與無聲的世界,她們有各自的世界,但又活在同一個世界裏。